月初去了一趟镜泊湖野钓,感受山水之间的自在_0

月初去了一趟镜泊湖野钓,感受山水之间的自在_0

月初去了一趟镜泊湖野钓,感受山水之间的自在

风光秀丽的镜泊湖,宛如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镶嵌在祖国北疆上,它以独特的朴实无华的自然风貌闻名于世。

历史上,它曾称阿卜湖,又称阿布龙湖,后改称呼尔金海,唐玄宗时称忽汗海,清时称毕尔藤湖,今称呼镜泊湖,意味着清平如镜,风调雨顺。

镜泊湖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张广才岭与老爷岭之间,宁安市西南五十公里,距牡丹江市区一百公里,是约一万年前火山爆发导致玄武岩堵塞牡丹江道而形成的火山熔岩高山堰塞湖泊。

镜泊湖平均水深40米,由南向北逐渐加深,最深处可达62米,湖纵长50公里,最宽处9公里,最窄处为300米。

全湖分为北湖、中湖、南湖、上湖四个湖区,总面积为90.3平方公里,由西南至东北走向蜿蜒曲折呈s型。湖湾多港湾,湖中大小岛屿星罗棋布。

镜泊湖风韵天然,景色奇秀,山重水复,曲径通幽,红罗女等许多动人的传说更为这池北方名湖增添了神奇的色彩。

途中路标

镜泊湖不仅是旅游、避暑、度假、疗养胜地,渔类资源也十分丰富,除了六大鱼种——鲤鲫青草鲢鳙,最著名的当数鳌花和红尾,多位开国将领在此留下过垂钓传奇。

据说,上世纪60年代,贺龙元帅在鳌花汀钓获数十斤大鳌花,陈毅元帅也曾在此留下过野钓的风采。“山上平湖水上山,北国风光胜江南。”这是叶剑英元帅为镜泊湖留下的诗句。

出发了

在镜泊湖的范围内,鱼类主要聚集的地方在上江,上江有五大泡:东大泡、复兴泡、靠山泡、黑鱼泡、涟水泡。

不同的泡里边的鱼种各有特点。比如黑鱼泡,顾名思义,里面黑鱼横行。

镜泊湖北门

据说,里面大的黑鱼重达几十斤,体长近2米,像黑花蟒蛇,晚上能钻到岸上,咕咕叫,一个人不敢招惹它,怕它大尾巴一扫,把你拍到湖里去。

西湖岫的鱼类比较多,据说鲤鱼有几十斤的,湖鲫可达三四斤重,还有鳌花、大鲇鱼、大嘎牙子有一尺多长。

地质公园

最令垂钓者垂涎的是红尾,它们在夏季成群结队从江口游向湖里,大的3斤多,小的1斤多,钓者用成串的毛钩钓,一次可钓好几条。

镜泊湖的一切,使我们心生梦幻般的憧憬,带着这样的憧憬,我们出发了。

一路上,抗疫的条幅随处可见,旗帜招展,各村镇路口都设有防疫测温检查站。无论谁想进村镇,都必须扫码,出示健康证明,不然绝不许入内。过路行人高度自觉,主动配合检查。

我们深知,这一切行动都是为了自己和国家,面对疫情,人人守土有责。

与邢厂长留念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过去,我们到达镜泊湖北门。

可惜北门因疫情而关闭,吊水楼瀑布已无缘观赏,只拍了几张红罗女石雕像的照片,就直奔南湖头——西湖岫跨湖大桥。

西湖岫西湖养殖厂邢场长接待了我们,为我们介绍了湖区的情况,并且让家就在镜泊乡的老干部陈玉林带我们前往湖区,选择钓点。

我们决定在湖东南方向的一片平坦开阔的石滩处安营扎寨,这里既方便搭天幕和帐篷,又可以展开多种钓法。

天幕和帐篷

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期而至,老陈忙着帮我们卸车支帐篷、搭天幕,随后离开回家。当一切准备就绪,大雨瓢泼而落。

我在天幕下把海竿爆炸钩做好,姚清港拴好两把硬钓手竿。

之后,我们便在雨中欣赏着雨中湖光山色,耐心等待。

制作炸弹钓

眼前的远山近水连成一片,山林云雾缭绕,如梦似幻。2020年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年份,我身居牡丹江市,由于疫情原因,哪也去不了,好容易盼到市区周边解封,头一次野钓,竟然与大雨同行,真是烟雨莽苍苍,心中好惆怅。

直到夜幕拉开,雨才见小。我冒雨抛下四把海竿,小姚也把钓椅和手竿支上了。不想这时雨又大了,在湖面上打起无数水泡。

小姚穿上雨衣,顶着大雨换上夜光标,要雨中决胜,我只能在天幕下静候鱼铃声响。

周围到处都是哗哗的雨声,连鸟叫蛙鸣都没有。气温在迅速下降。

小姚只坚持个把小时就败下阵来,雨打得水面沸腾,完全看不清标相,连条小鱼也没钓上。

各种口味自制面饵

索性,他脱掉雨衣,一展他的厨艺。红烧肉、老虎拌菜、素鸡炒尖椒很快上桌,大家在雨中吃菜饮酒,这也是一份特别的享受。

对我而言,最令我意想不到的幸福是没有蚊子,而对小姚来说,最痛苦的是有小咬,咬得他满头是包。

他大为不解:“为啥小咬不咬你?”

“我的皮厚!”我把帽子一摘,小咬无处发力,叮不进去。不然它可以钻进帽圈发力咬你,其实这也是多年野钓锻炼的结果。

这竟把小姚逗乐了。

雨中的钓翁

晚上,辛苦了一天的小姚进帐篷睡觉,我值夜。

因这里是旅游胜地,所以不必设警戒线,我可以放心地欣赏雨中即景。

可是,气温骤降,短袖钓鱼服抵御不了山里的寒冷,我穿上绒裤,套上外套,登上水靴,耳听鱼铃,眼盯浮标,随时准备行动。

雨中下竿

不知过了多久,帐篷内鼾声大作,天幕外风雨交加。鱼儿都无声无息地躲到湖水深处。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已是午夜1点。

高山气温继续下降,我把羽绒背心也穿上了,可是没过多久,两只胳膊就冻得发麻。那一刻,我最担心的就是被冻发烧,一旦发烧,回程途中测量体温,就要隔离半个月。

有了,我把装食品的几个大塑料袋绑在胳膊上。塑料袋不透气,立刻就不那么冷了,这也是野外生存的经验啊!

用塑料袋抵御高山寒冷

天蒙蒙亮时,雨继续挥洒豪情。小姚起来换班。我一头扎进帐篷,好温暖啊!

这一觉睡到早晨7点多,小姚已经把面煮好了,可惜没有一丝鱼讯。

小姚疑惑:“这美丽的大湖怎么会没鱼?”

“人越多的地方,鱼越少。这可不是荒芜人烟的兴凯湖口。”我解释道。

“看样子,咱们要当空军了。”小姚有些沮丧。

在帐篷里讲钓鱼的故事

“这才一夜,我曾在龙王庙三天没钓到一条鱼。我们两人往回走时,看到一条20米长,4米宽的小沟渠,一头通界河,水中有鱼跳起。

我让老蓝停下看看,他还不太愿意。停下后,我折了一根2米长的柳毛子,拴了两枚十号伊势尼钩,挂上黑蚯蚓抛下去。水中立刻炸锅,鱼到处乱窜。

钩饵抛下去10秒就黑标,1斤多重的大鲫鱼随即被甩上来。

老蓝看得双眼放光,把摩托车一架,拿出唯一的一支5.4米手竿,卸掉两节开钓,结果连连双尾上鱼,七八两重的鲫鱼算是小的。

一个多小时下来,我们钓了100多斤。遗憾的是没法往家里拿。摩托带渔具加上我,一百多斤鱼没法带。

他采纳了我的建议,先用钢丝鱼篓把鱼藏入水中养,然后骑摩托把我和渔具带到30里外的兴凯湖农场,那里有长途汽车。我坐汽车走,他再回来带鱼。

那天,我们晚上8点才到家,但出奇制胜的那份心情让人一点都不觉得累。”

听了我的讲述,小姚很振奋,要找机会和我去一次那边,过过瘾。

鲜红的山樱桃

雨小了,云层出现裂缝。我开始换鱼饵。根据邢场长介绍的鱼情,我用了四种爆炸饵,外加串钩,我就不信鱼不上钩。

小姚继续台钓。我在天幕下欣赏雨中的花草,最惹人注目的是野樱桃,红得晶莹剔透。

平时翩翩起舞的蝴蝶和孜孜不倦的蜜蜂也藏到树叶底下避雨,只有稻田边的草人依然挺拔尽职。

林中野花

漫漫等待是对垂钓者内心的煎熬和考验。直到上午10点钟,小姚终于开竿钓上第一条白鲦。虽然只有一拃长,还是让我们兴奋不已,毕竟是开竿鱼啊!

有一就有二,他又连续钓了几条。这时,雨小了,我接班,他做午饭。

全副武装的草人

我连续钓了几尾白鲦和一条嘎牙子,中午有鱼吃了,海竿却毫无表现。

这时,大风又裹挟着豆大的雨滴再度袭来。天幕被刮得东倒西歪,我俩在雨中手忙脚乱地加固,忙了好一阵子,总算挺住了,但很多东西都淋湿了,我又重新添加干粉,制作炸弹钩。

午饭终于吃到自己钓的鱼了,干炸白鲦,还有鱼汤,味道鲜美。

第一条鱼

下午,湖水连天,一片烟雨。小姚无奈补觉去了,我依然在天幕之下,欣赏着雨中远山近水的风光。

冰凉的山风让我没敢脱掉绒裤,水下连白鲦都藏匿得无影无踪。只有两只野鸭在湖中游来游去,那无忧无虑的样子使我看上去更显急迫。

连续上鱼

时光似箭,日月如梭。我们在没有鱼口的大雨中整整度过了两天两夜。

不过,我俩并不寂寞,我们回忆着钓鱼的往事,聊聊钓鱼的经验——钓鱼人总有说不完的钓鱼故事,而且都异彩纷呈。

双尾嘎牙子

第四天傍晚,湖水涨了半米。我俩把鱼竿后撤了到高处,雨势似乎小了。

我看天气预报,明天上午多云,下午仍有大雨。我俩只好趁雨停时,收拾装备准备撤退。

战果在扩大

小姚因为要开车,所以早早睡去,我值夜。回想这四天下来,只钓了几条白鲦,这是我半生野钓生涯中从未有过的,到底是资源枯竭,还是天气原因?

我在漆黑的雨夜中感慨:镜泊四处皆胜景,病毒无情人有情。我们都有健康证,大鱼何须绕道行?

鲜亮的白鲦

值得庆幸的是,午夜时分,云开雾散。月亮从云中露出笑脸,雨也慢慢停了下来。看来天亦有情啊!我高兴地换上夜光标,决胜在凌晨。

不想,抛竿下去一分钟就黑标,一条半斤左右的嘎牙子被我甩上岸,那吱嘎吱嘎的叫声多么亲切熟悉。随后,鲫鱼开始上钩,连续钓了几条,虽然不大,可是心情怡然啊!

接着,雅罗也开始报道了,不是领标就是黑标,连续钓了几条半斤重的之后,又换成了鲫鱼咬钩,还有一次是双尾上钩。

难道这就是风雨之后见彩虹吗?

鲫鱼不停地上钩,还有一尾三花鲤鱼

当太阳懒洋洋地从东山爬起,我惊奇地看着眼前水淋淋的山川大地的同时,也从寒冷中解脱出来。

自斟自饮

我把海竿换了一遍鱼饵,然后继续扩大手竿的战果。

商品饵几乎不好用,万能蚯蚓独获青睐,竟然还钓上一条尺把长的三花鲤鱼,要是在乌苏里江,这么小的鲤鱼我顺手就把它扔回江中。

可这是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条鱼了,我暂时留下它,待小姚醒后向他炫耀一下。

双尾上岸

突然,一个大顶标出现了。我一拉,竟然是一条蓝色的鲫花,虽然不大,但它的出现说明湖泊水质保护得好,这种鱼是不会出现在污染水域的。

其实,镜泊湖的水质好,通过林下小溪旁厚厚的翠绿青苔也能证明。

嘎牙子上岸

干净漂亮的湖鲫

小姚醒了,兴奋地清点战果,拍照留影。遗憾的是,他刚打算录几段遛鱼的视频,鱼却停口了。

整个湖面下的鱼就好像有人号令一样,一声令下,全部闭食。

一条蓝色的吉花

正在我们长吁短叹之际,平静的湖面突然出现奇观。

一群金色和黑红相间的金鳟、虹鳟在湛蓝如镜的湖面游过来,白云倒映在湖中,真是云在湖中漂,鱼在云中游。

鳟鱼在水中游弋

我迅速抓拍了几张,它们随即摇头摆尾游向山的尽头。难怪鱼都停口了,都去欣赏这美景奇观了。

小姚收拾鱼,打算做酱焖雅罗。我虽有些困,但时不我待,中午还有大雨。

我擅长连续作战,开始收拾渔具,力争大雨到来之前装车返航。

告别野餐

酱焖雅罗配点甜葱,味鲜色美。我自斟自饮,破例喝了杯啤酒,也算是对秀美的镜泊湖的告别。

此行的鱼获虽然不理想,但在风光秀丽的山水之间自由自在地放飞因疫情久困的心灵,这远比鱼获更重要。

当蒙蒙细雨再次笼罩湖区时,我们已进入古渤海国地域。那里竟然没有下雨。我提议参观一下渤海国宁古塔。

于是,我们参观了兴隆寺,又称石佛寺,它位于宁安市渤海镇西南,建于康熙初年,共分马殿、关帝殿、天王殿、大雄宝殿、三圣殿,院内矗立渤海时期的佛教石灯塔。

可是由于疫情原因,往日喧闹的旅游胜地,而今门可罗雀,大殿关闭,连以往客满的农家大院也只有屋檐下的燕子低声喂雏。

此际,惟愿抗疫早日胜利,往日的热闹和快乐尽早恢复。(黑龙江·马春远)

shs3non0

Website: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